新闻中心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 

多地遭受特大暴雨 不同岗位的青年人挺身而出

更新时间: 2021-08-30

  多地遭遇特大暴雨,不同岗位的青年人挺身而出——

  奋战在抗洪一线的年轻人(青春派·青春奋进新时期(37))

  今年入汛以来,我国多地暴雨引发洪涝灾祸。各地各部门全力组织气力投入救济。暴雨里、洪流中,无数年青人昼夜坚守、奋战在第一线,他们不惧危险、冲锋在前,用不同的方法做出自己的奉献,凝集起风雨同舟的青春力气,彰显守望相助的世间大爱。

  河南农业大学在校大学生魏成雨:

  “以青春之我,护山河无恙”

  日前,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降下特大暴雨,汛情告急,村民被困。20岁大学生魏成雨在洪水中救人的故事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。

  被网友评论“干了一件大事”的魏成雨,是河南农业大学的在校大学生,也是一名入党踊跃分子。7月23日早上,正在老家新乡市卫滨区赵村过暑假的魏成雨,听闻邻近牧野区寺庄顶村严峻受灾,敏捷预备了4个轮胎,和两个表哥一起动身前去救援。

  5公里行程,车只开了2公里,就没法再走了,一眼看去汪洋一片。弃车步行,蹚着吞没到大腿的水,三人一步步向前移动。

  “路上,碰到一拨拨的人,认为大家会往外跑,可他们都在逆行救援。”魏成雨说,达到寺庄顶村时,来自五湖四海的救援职员已经到达多少十人。

  村里的情景让魏成雨十分难忘:一栋栋房屋被泡在水里,屋顶上密密麻麻挤满了人。看到救援队伍赶到,人们挥动着衣服、敲碗敲盆呼救。

  魏成雨借了一艘橡皮艇,向村里冲去。橡皮艇的承分量有限,为了一次能救出更多的人,魏成雨决议把轮胎套在本人身上,在水中托着橡皮艇向前推,分批把村民运送至保险区域。

  刚下水没多久,魏成雨的脚就被不明物体划伤了,但他忍着没说,“我怕一说,大伙儿就不让我救人了。”积水太深,魏成雨全部身子都泡在水里,只管他身高1米85,脚尖始终踮着,有时甚至碰不到地,只能不停划水前行。

  魏成雨说,固然是夏天,但积水特殊冷,泡了一会儿,腿就开始抽筋。“记不清抽了多少次,每抽一次,腿就不听使唤,只能用手紧紧扒住橡皮艇,用脚不停地搓抽筋的处所,每次搓10多分钟才干缓过劲儿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他和两个表哥轮班推橡皮艇,一次下水两个人,另一个人短少憩息。来往返回,3个人在水中奔走7个多小时,将6户人家、共计32人从被洪水围困的屋顶运到安全地带。

  寺庄顶一名被救的村民回想:“那天凌晨4点多,洪水进入家里,水位疾速上涨,就始终站在房顶上。下战书4点左右,听到有人吆喝,看到有橡皮艇和几个人,就晓得有人来救我们了,没想到仍是大学生!”

  傍晚时候,魏成雨显明觉得膂力不支。救援队在平安区域发食品,他领了一个馒头,“早上慌着走,没吃饭。白天忙着救人,也不感到饿。领到白馍后,咬了一大口,那种满意感,没法用语言表白。”

  回到家,已近晚上10点。魏成雨虽然体力透支,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短暂休息一会儿,晚上11点半,他起身赶往黄河口,追随救援人员一起装沙袋。凌晨2点,又转战劳动桥介入防汛救灾。“到了3点多,累得撑不住了,这才回到家。”魏成雨本想休整一下,第二天接着参与救援。之后军队救援力量上来,取代了群众救援队。

  冲在一线,怕不怕?魏成雨坦言:“现在想起来挺后怕!积水最深处有两三米,一不警惕就有溺水的危险。可是,我只参与了7个多小时救援,还有那么多人比我干得久、干得多,比我付出得多,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。”

  谈起救援进程,魏成雨深切感触到众志成城的力量:“不论在哪儿,都能看到人和人相互赞助,大家团结在一起,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。这让我更动摇了信念,以青春之我,护江山无恙!”

  湖北随县退役军人吴猛:

  “我是党员,这里离不开我”

  8月20日,大水已经退去,湖北省随县柳林镇街道两边的商户门前晾晒着被浸泡过的家具。天空又下起了雨,吴猛和同事正沿街排查供水恢复情况,来不迭躲避。右腿上隐隐作痛的伤口,让吴猛走路有些蹒跚。

  27岁的吴猛是一名退役军人,今年1月刚来到柳林镇水利水产服务中央工作。8月11日晚,柳林镇遭受极其强降雨气象。12日清晨3点多,逆耳的警报鸣笛让吴猛从睡梦中惊醒,院子的围墙被冲毁了,水正哗哗地往院子里灌。吴猛赶快叫醒同楼还在睡梦中的其余人,跑到高层躲避。一个小时后,洪水就淹到了办公楼的第二层。

  早上8点左右,消防救援队员赶到现场,将吴猛等人救了出来。吴猛的办公室兼宿舍在一层,他的床铺、衣被、办公设备和私人车早已被洪水席卷而去。但吴猛已经顾不上这些,此时暴雨还在下,还有许多群众被困,他穿上救火员递来的救生衣,投入了紧急救援中:“我是本地人,熟习情况,我给你们引路!”他领着前来支援的消防队员们,乘着橡皮艇赶到一栋楼前,从楼上救出10多名群众。

  经过消防、公安、武警、准备役人员等专业力量及当地干部群众分秒必争的紧迫救援,70多名受困人员被救出。数百名受灾群众被转移到临时设在柳林镇核心学校的集中安置点。

  此时,雨匆匆小了,洪水逐步退去。然而,暴雨造成镇区供水、供电、通讯中止,集镇上4000多名居民和安置点受灾干部的用水困难摆在眼前。

  “那么多人等着用水,必需尽快恢复供水!”吴猛和同事立刻举动起来,他们沿着街道、踩着淤泥,逐个排查镇区所有供水管网的情形,发现4公里主管网破损非常重大,良多截管子都被冲到河里去了;自来水厂的抽水泵操作间被淹,装备也受到破坏。

  事不宜迟,放松检修。在前来声援的市县有关部分辅助下,吴猛即时对镇区主管网破损处进行修补,他们打捞起被冲到河里的管道,从新焊接、修复,并给安顿点铺设常设管网。同时,挨家挨户排查,全面检验支线管网。经由三天两夜的奋战,到15日早上,集镇上居民跟安置点大众的供水基础得到恢复。

  15日晚,数十名前来援助的供电工人没了水用。吴猛马上找老乡借了一辆摩托车,左手扛着水管,右手操控摩托,迅速赶往供电所。雨天路滑,他一焦急,持续摔了两跤。顾不上一身泥,吴猛爬起来持续赶路。经过一个小时的抢修,供电所的供水恢复了。这时候,吴猛才认为右腿膝盖处有些疼,抬头一看,本来之前摔了一个大口子,鲜血直往外淌,和腿上的泥巴都混在了一起。带着伤,他又赶到自来水厂进行检查和抢修,等到水厂恢复供水后,才去病院检讨。

  医生告知他须要休息和注射,不能再工作,否则轻易导致伤口发炎。但吴猛在经过简略的包扎后,又立即赶回了镇上,“当初恰是灾后重建的要害时候,供水工作至关主要。我是党员,这里离不开我!”

  目前,柳林镇供水、供电、通信都已恢复,干部人民的出产自救正有序开展。而吴猛和同事们仍然每天坚守在保供水一线。

  安徽宣城丁店村党委副书记蔡大伟:

  “哪里有险情,就得往哪里冲”

  戴上草帽,扛起铁锹,早上7点,和队员一道,蔡大伟开端了一天的巡堤工作。一路走,一路敲,不断拨开草丛,细心查看有无渗漏。8公里的路段,一趟巡下来,得2个小时。防汛期间,作为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沈村镇丁店村党委副书记,85后蔡大伟已在圩埂上保持了10多天。

  7月下旬,台风“烟花”来袭。连日暴雨,周村圩边,太阳河里,水位见涨。“雨下个不停,万一破圩,村里的庶民,地里的食粮,都有危险。”蔡大伟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思来想去,他决定宣布招募信息,发动有时光、有前提的村民参加进来,组建一支应急防汛队伍。“消息刚一发出,党员群里纷纭响应,破马就有十几个人报名。”蔡大伟说,一天下来招集了60多人,既有党员,也有村民意愿者。大伙儿迎着风雨,自带工具,陆续赶来,干劲十足。

  沿着圩埂,轮流值班。握紧铁锹,盯着河水,队员们巡了一遍又一遍。一天中午,合法蔡大伟像平常一样守在圩埂上时,防汛步队传来了新闻:周村圩打鼓塘段发明滑坡险情,水位越涨越高,埂段呈现开裂,“土朝着河里流,水拼命往上涌,怕是要漫堤!”

  二话不说,蔡大伟直奔险情产生路段。一边进行打桩处置,一边组织搬运物质。沙石来了一车又一车,防汛队员们一铲接一铲,时不时四肢并用,将沙石装进沙袋。搬运组则负责扛着沙袋,将其堆满30米长的险情要段。经过近6个小时的奋战,大家终于把持住了险情。顾不上休息,蔡大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又赶往了下一个“危险点”。

  防汛以来,蔡大伟老是早出晚归,有时甚至彻夜不回。除巡堤防洪外,对蔡大伟来说,压服群众转移也是他的工作之一。

  村民秦怀喜和老伴都80多岁了,子女在本地,屋宇地势又低。蔡大伟劝了老人半个多小时,老人才算松口,批准撤退。紧接着,蔡大伟帮老人简单整理了行李,直到他们坐上转运车,这才放下了心。

  一个上午,蔡大伟和共事一道,挨家挨户敲门,劝告了40多个村民转移。有的搬去与子女同住,有的则转移到村里的安置点。“镇上设了两个暂时安置点,其中一个就在村里丁店小学。前一天,咱们已扫除清洁教室,筹备好了村民的日常生涯用品。”蔡大伟说,为了做好防疫工作,安置点天天都会消杀两次,村医也会按期为白叟们丈量体平和血压。

  日常巡堤、转移群众、兼顾安置点物资……这阵子,蔡大伟忙得脚不沾地,他说:“哪里有险情,就得往哪里冲!”村民们则说:“有小蔡在,我们就释怀了!”而蔡大伟,中午促扒完两口饭,又赶到圩埂上巡防,直至夜深。

  本报记者 马跃峰 范昊天 游 仪 【编纂:田博群】